参考消息网5月28日报道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5月25日刊登文章,题为《美国没有枪支管控措施的真正原因》

参考消息网5月28日报道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5月25日刊登文章,题为《美国没有枪支管控措施的真正原因》
参考消息网5月28日报道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5月25日刊登文章,题为《美国没有枪支管控措施的真正原因》。文章认为,控枪立法陷入僵局说到底是因为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即美国政治中“多数决定”原则危机日益加剧,参议院“阻挠议事”机制是美国控枪立法难以逾越的阻碍。全文摘编如下:在每一次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后,同样的立法行动都会迅速展开,而这一行动注定失败。在人们义愤填膺、要求采取行动的呼声在国会中不可避免地遭遇失败之际,失望的控枪支持者和困惑不解的普通公民都会指责全国步枪协会的影响或国会中共和党人的顽固反对。控枪立法陷入僵局归咎于这些因素是合理的,但说到底是因为一个更深层的问题:美国政治中“多数决定”原则危机日益加剧。24日,拜登在白宫就得克萨斯州罗布小学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向全国发表讲话。(美联社)民调显示,虽然美国人不认为枪支管控措施能解决一切与枪支暴力相关的问题,但是绝大多数人都赞同控枪支持者提出的核心优先考虑事项,包括普遍背景审查和禁止购买攻击性武器。然而,尽管存在这种压倒性的共识,可是昨天发生的大屠杀事件,或拜登总统真情流露、请求采取行动的演讲,都不太可能导致立法行动。这是因为控枪问题是全国多数人意见遭遇难以逾越的阻碍——参议院“阻挠议事”机制——的诸多问题之一。这项规则为“少数派”的州提供了对国家政策的否决权,这些州大多数是小州,主要是农村地区,白人占多数,且由共和党人把持。小州拥有大得不成比例的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逐渐塑造了美国国内对国家权力的争夺。在最近的8次总统选举中,民主党人7次赢得普选,然而在这些选举结束后,共和党人却3次入主白宫,有两次是在普选失利的情况下赢得了选举人团投票。参议院中的失衡状况甚至更加显著。参议院上一次关于枪支管控问题的全员辩论就戏剧性地凸显了这种失衡的实际意义。在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发生后,参议院2013年就一项对所有枪支销售进行背景审查的措施进行了表决。如果把每个州一半的人口分配给每个州的参议员,那么支持该法案的54名参议员就代表了1.94亿美国人。其余反对该法案的参议员则代表了1.18亿人。但由于参议院的“阻挠议事”规则——该规则要求有60名参议员支持才能将立法提交表决——1.18亿人最终获胜。如今的结果很可能不会有所不同。这种无法逾越的反对反映出了共和党对最支持枪支文化的地区和选民的依赖。前总统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拿下了25个州,其中拥枪率最高的州占到了三分之二(有17个)。拥枪率最低的20个州的居民人数(约1.92亿)是拥枪率最高的州居民人数(约6900万)的2.5倍以上。但在参议院中,这两类州具有同等影响力。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反对枪支管控,他们显然把本党枪支拥有者的情绪置于其他任何观点之上,甚至是其他共和党选民的情绪之上。如果说国会有望就枪支管控问题采取行动,那么将需要改革或取消“阻挠议事”机制。否则,美国政治中的基本规则将继续允许共和党人将其优先考虑事项强加于人,即使大多数美国人不同意。责编:海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