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21人死亡的得州小学枪击惨案阴霾还未散尽,美国多地又发生多起枪击事件,导致数人死伤:6月1日,美国俄克拉荷马州一医院发生枪击案,4人死亡;一天之后,爱荷华州

导致21人死亡的得州小学枪击惨案阴霾还未散尽,美国多地又发生多起枪击事件,导致数人死伤:6月1日,美国俄克拉荷马州一医院发生枪击案,4人死亡;一天之后,爱荷华州
导致21人死亡的得州小学枪击惨案阴霾还未散尽,美国多地又发生多起枪击事件,导致数人死伤:6月1日,美国俄克拉荷马州一医院发生枪击案,4人死亡;一天之后,爱荷华州一座教堂停车场外再起枪声,3人死亡;在6月3日这个全美反枪支暴力日,弗吉尼亚州发生枪击事件,1人死亡至少5人受伤;6月4日,多名枪手在美国费城当街扫射,3人死亡11人受伤……而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据美国媒体和机构统计,5月28日至30日期间,全美共发生300多起包括自杀在内的各类涉枪事件,造成超过130人死亡。人们不禁要问:美国枪支暴力为何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理,反而愈演愈烈?枪支管制失控成暴力事件温床美国司法部等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民间持有超过3.93亿支枪,约合每百人120支。2000年至2020年,美国枪械制造商共为商用市场生产枪支逾1.39亿支,仅2020年一年就生产了1130万支。枪支过度商业化、民间大量持有,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威胁着美国社会的安宁。更有甚者,一些州政府还出台法案,将合法持有枪支的年龄一降再降,让爆发枪击事件的风险进一步提高。2021年9月,得州通过一项法案,将合法持枪年龄降至18岁,并允许得州21岁以上、符合规定的人群,无需当地政府许可或接受培训即可持枪进入公共场合。而制造得州小学惨案的枪手年龄恰好刚满18岁,在此之前也多次出现年轻人犯案的例子。对此,有美国学者分析称,枪支犯罪年轻化,是近年来美国枪击案中出现的最令人忧心的特点。美国各级政府无底线地纵容甚至鼓励民间持枪,以致枪支泛滥,为美国枪支暴力频发埋下祸根。种族歧视等社会矛盾激化成暴力事件诱因2020年,美国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引发旷日持久、席卷全美的“黑命贵”运动,令美国长期存在的种族歧视疮疤再次被揭开。同年,美国特朗普政府在新冠肺炎病毒溯源问题上,大肆抹黑中国,令美国亚裔也越来越频繁地成为暴力袭击的受害者。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导致贫富分化加剧、阶层对立日益严重,被极端主义情绪裹挟的美国人越来越多,担心自身安全的美国人也越来越多,出于不同的心理,美国人购枪意愿高涨。芝加哥大学的一项社会调查发现,在过去两年里,有近五分之一的美国家庭购买了枪支;每20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人第一次购买枪支。目前,美国有一半成年人都生活在有枪家庭中。美国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NSSF)公布的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黑人购枪数增长了58.2%,亚裔购枪数增长了43%,美国约40%的枪支销售为首次购枪者。枪支大卖的同时,流血事件与日俱增。根据“枪支暴力档案”网站发布的统计数据,美国枪击事件导致的死亡人数从2019年的39558人上升到2020年的43643人,2021年进一步上升到44816人。2022年还未过半,截至5月25日,美国已发生214起大规模枪击事件(4人及4人以上身亡),超过17300人因枪支暴力死亡。其中,像今年5月14日纽约州10名非洲裔美国人被枪杀的种族仇恨案件并不鲜见。党争不断致控枪努力一再付诸东流美国枪支暴力频率之高,后果之严重令人咋舌。忍无可忍的美国民众曾多次举行活动,呼吁联邦政府真正采取行动进行枪支改革,保障民众安全。美国总统拜登也呼吁控枪,称“不能再让美国人失望”。然而,事实证明,美国民众的失望总是难免的:先是《2022年国内恐怖主义预防法案》在联邦参议院被搁浅,随后民主党人提出的包含调高使用半自动步枪年龄限制、发起回购大容量弹匣计划、制定有效措施禁止3D打印“幽灵枪”等控枪举措的“保护儿童法案”,也被美媒认为“几乎不可能”获得参议院表决通过。控枪法案难产与美国的金钱政治脱不开干系。美国学者赖特·米尔斯在其著作《权力精英》中指出,美国本质上是个军工复合体,如果军工精英们一再守护自己的利益,那么禁枪就永远无法实现。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便是军工精英们的代言人。由于其在总统选举、议会选举、法律政策制定中的巨大影响,而被称为“美国权力第四极”,有着超乎寻常的政治影响力。1998年至2020年,包括全国步枪协会在内的美国反控枪团体累计花费超过1.7亿美元游说政客、左右立法。拿了“好处”的美国政客上台后,便维持甚至强化其反控枪立场,其中尤以共和党政客为甚。在得州小学惨案发生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得州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就公开表示,美国频频发生枪击事件的真正原因,是枪手“普遍患有精神疾病”,而枪支管控只会让民众面对袭击者时,手无寸铁更加脆弱,因此枪支管控政策并不会阻止此类事件的发生。将严重的社会问题异化为行凶者的个人问题,并借此为军工企业开脱,美国政客亲身演绎了什么叫“拿钱办事”。同时,相当数量的美国民众反对控枪,也让共和党有了敢于阻挠相关法案的底气。民调显示,共和党选民中仅有27%支持收紧售枪法律。而民主党看似力推控枪,实际上既不愿意得罪这些支持拥枪的选民,也不愿意得罪枪支生产商,没有政治勇气和魄力打破军工企业左右美国政治的局面,更多只是展示政治姿态,博取选民好感。于是,美国社会始终在“枪支暴力→舆论谴责→两党扯皮→无果而终→枪案再起”的死循环中周而复始,无法自拔。美国政客为了捞选票、赚黑钱,任由枪支暴力这一老问题愈演愈烈,置广大民众的生命权这一基本人权于不顾,撕下了美式人权的“画皮”。我们更要问问:戕害本国民众人权如斯,美国政客有何颜面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他国人权指指点点?(中国网评论员 华章)责编:秦雅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