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车间里,皮肤黝黑的龙斌与身旁的隧道掘进机块头对比悬殊

穿梭在车间里,皮肤黝黑的龙斌与身旁的隧道掘进机块头对比悬殊
穿梭在车间里,皮肤黝黑的龙斌与身旁的隧道掘进机块头对比悬殊。“刀盘运转测试,启动。”手持对讲机,一声令下,眼前这台被称为“地下蛟龙”的巨型装备开始调试。“电机频率5赫兹,阀开度430毫安。”“震动比较大,调整一下阀开度。”一次次测试,一点点逼近,刀盘运转终于达到最佳数值。七尺男儿与大国重器结下不解之缘。自2014年龙斌领衔的国产首台岩石隧道掘进机在长沙下线,至今,龙斌参与研发的掘进机台数已实现100+。35岁的龙斌,是中国铁建重工集团掘进机研发组组长,年纪虽轻,却是国产掘进机技术的拓荒者。从0到100+,从打破国外垄断,到破解世界级“卡机”难题,龙斌与行业共成长,使国产掘进机技术领跑全球。2009年,22岁的龙斌从西南交通大学毕业,来到长沙入职初创的铁建重工,踏进国产掘进机这一空白领域。隧道掘进机集开挖、支护、出碴等功能于一身,体形巨大、力大无穷,是地下空间开发的施工利器。当时,掘进机这种高端地下工程装备被国外垄断,长期依赖进口。刚入行的龙斌,抱着放手一搏的心态——中国人一定要造出自己的掘进机。“我们先学着依葫芦画瓢,吃透设计原理。”那时候,龙斌一边啃着概念化的书籍,一边缠着带教师傅梁兴生摸索经验。2012年,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正式立项,自主研制国产首台岩石隧道掘进机,龙斌被寄予厚望。从接受这个项目起,龙斌就开启了“疯狂”的工作模式:带领团队深入有关设备施工现场,跟踪分析设备关键部件,研究工作原理及设计制造关键点;遇到技术难题,就深入研究图纸的每一个细节,并经常与液压、电气设计人员交流电液控制等问题,从刀盘刀具等多方面进行个性化设计。设计图纸越摞越厚,问题清单越改越薄,终于迎来破局的时刻。2014年12月,国产首台岩石隧道掘进机在铁建重工长沙生产基地成功下线,彻底打破了国外技术的长期垄断。“这是行业的一座分水岭,标志着我国实现了硬岩掘进机的自主化、国产化。”龙斌难掩激动。追赶有起点,但没有终点。中国西部的一个水利工程,最大埋深达2268米,在一次洞内现场取样时,龙斌用两根手指轻松捏碎了一块岩石,他不由紧张起来,“这是‘蚀变岩带’!”“蚀变岩带”是一种令工程界胆战心惊的极复杂地质。掘进机4层楼高、230米长的机身上,安装着5万多个零件,装载着掘进动力、出碴、支护等各类设备。但在“蚀变岩带”,它有一道难跨过的坎——“卡机”。一旦岩石爆裂坍塌把刀盘卡死,将对人员和设备造成严重安全隐患。轻则拖延工期,重则工程改线。此前,国外还没有掘进机成功穿越“蚀变岩带”的先例。“能否采用混合动力,设计液压马达和电机双驱动系统?”龙斌绞尽脑汁寻找破解的办法,尝试做一个从来没有过的设计。两套系统背后涉及的关键数据各15组,排列组合,总共有上千种方案。龙斌蹲守在车间,经过100多个日夜的测试,获得上百组试验数据,最终找出了液压和电机相匹配的数据曲线方案。困扰世界挖掘行业50多年的“卡机”难题,由此迎刃而解。打那起,龙斌把挺进技术“无人区”视为青年工程师的担当,当作人生奋斗的乐趣。他和团队研制的掘进机,钻山入地、穿江过海,既能挑战中东地区60℃超高地面温度,也能克服欧洲零下30℃极寒施工环境,成了中国人的“争气机”。5月3日,第26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评选结果揭晓,龙斌榜上有名。在这张年轻面孔的背后,还隐藏着诸多光环:茅以升铁道工程师奖、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章”、湖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把国产掘进机的设计研发做到极致。”龙斌说,“技术创新‘掘’不止步,要让越来越强的‘地下蛟龙’盾行大地,为超级工程建设提供技术装备支撑。”(光明日报记者 禹爱华 龙军 光明日报通讯员 胡清)责编:秦雅楠